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中兴有信心做得比2G好0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8-12-06 16:15:05

把TD推向海外市场是个可喜的开端

主持人黄顺芳:各位友大家好,今天继续我们搜狐IT的“通讯月特别访谈节目”。我们今天非常荣幸邀请到了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市场中心主任曾力先生,此次访谈将和《通信世界》的总编项立刚老师一块做主持,首先请曾主任和项老师跟友打一声招呼。

项立刚:各位友大家好,非常高兴有机会和友们一起交流。

曾力:各位友,大家好!感谢大家能参加我们这次活动,我也为你们对中兴通讯的关注而感到高兴。中兴通讯是85年成立的通讯设备制造商,20年以来,我们在移动通讯领域、固定通讯领域、以及通讯终端领域都取得了长足发展,已经成为国际化的通讯设备制造商,目前在全球100多个国家为500多家运营商等大客户服务。

主持人黄顺芳:谢谢曾总对中兴通讯做的简要介绍,明天就是通讯展,此次通讯展上中兴通讯会有什么亮点?

曾力:这是非常一个重要的活动,我们三大产品领域都有亮点产品做展示,在移动通讯领域、固定通讯领域、以及终端领域都带来了新品——可以说中兴通讯目前最好的东西、我们自己觉得最满意的一些系统和应用,尤其是面向未来通讯市场我们重点要推介的产品,都有。

说得具体一点:在移动通讯领域,比方说现在大家探讨的3G,这次中兴带来了基于终端平台的HSDPA,将在展台上有精彩演示;同时,在整个3G三大产品标准中,WCDMA、TD-SCDMA、CDMA2000,都有全套的系统——这跟以前不一样,以前这些东西都停留在讨论和测试系统上。在固转型应用方面,我们提出“固3G解决方案”,这次也带来NG-DSLAM,大家也可以看一下。另外,这次我们还带来了比较全系列的3G的终端产品,WCDMA的和数据卡,TD-SCDMA的和数据卡,EVDO这块也比较成熟了。最后一点,是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数字集群通讯系统Gota,这套产品在刚刚开幕的十运会上有成功的应用,当时开幕式上同时有一千多部集群调度终端,效果非常好,这也是国内新一代数字集群技术第一次接受大规模的商用检验。

主持人黄顺芳:这是第一次在国内进行大规模的应用,数字集群系统在国外是一个什么样的进展情况呢?

曾力:因为我们的数字集群系统开发是基于CDMA的系统,目前在全球已经有20多个国家开始应用了。

主持人黄顺芳:主要在哪些地方呢?

曾力:比方像俄罗斯、马来西亚、欧洲、南亚,还有非洲的一些国家都有应用。

主持人黄顺芳:这次通讯展上,会展出全套的3G系统,谈到3G,在国内由于牌照没有发放下来,目前在观望等待的状态中。因此,有人说我们设备运营商是最苦的,但也有人不这么认为,觉得设备商的日子比较好过,主要是在国外市场拓展方面进行得非常好,比如中兴、华为这样的公司,我想问一下,中兴在国外拓展这块做得怎样?

曾力:EVDO产品这块比较成熟,在海外的应用比较多,在全球有26个国家在使用CDMA2000,这个大家比较了解。可能大家比较关注的是WCDMA,客观地说,WCDMA这几年在全球有所进展,但是还没有大规模的应用起来,在很多国家也都是属于测试、讨论、甚至是局部用,大的商用系统并不是特别多。但是对我们已经有成熟商用系统的厂商来讲,确实提供了一些机会,中兴同时在突尼斯、在澳门、在利比亚有一些应用;要说非常大规模的应用,还没有到这个阶段。比较可喜的是TD-SCDMA,我们目前在海外的罗马尼亚有一个商用实验系统,也可以说在中兴通讯的努力之下,把中国的标准推向了世界——虽然只是一个开端,但是是可喜的开端。

项立刚:据我所知,你们的核心这部分比无线基站这部分做的多得多,我听到有这么一种说法,在国内中兴的核心的出货量差不多是第一的状态,在国外也有成绩。

曾力:客观地说,我们的核心在全球应用确实是比较多的。当然我们在国内做的就更好了。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3G核心是3G通讯系统里最核心的部分,很多厂家包括国家在络建设当中,考虑的不仅仅是商业因素,还要考虑络安全还有其他的政治因素,这样的话,对3G核心的选择就会比较慎重。

项立刚:都要选择国内的。

曾力:各个方面比较慎重一些,一般集中在一两家厂家,最多不会在三家厂商。3G核心这块,对于中国的厂商来讲,目前在海外难度比较大。

选择哪种3G标准并非最重要而应以市场和客户为导向

主持人黄顺芳:刚才曾总说我们中兴在罗马尼亚已经有TD-SCDMA系统,对大家来说是受鼓舞的事。但是对TD有很多人一直有质疑,还有不同的观点,关于TD,大家把3G牌照推迟发放的推到TD身上,TD本身有可能也存在某些方面的不足,不知道中兴对TD的标准到底是什么看法?

3G市场是个大机会有信心做得比2G好

曾力:应该说TD-SCDMA作为中国提出来的产业标准,作为中国的厂商来讲,觉得很自豪。但是客观地说,作为企业来讲、特别是对于中兴而言,首先考虑的是中兴通讯历来的经营哲学是“市场导向、客户导向”,可以说我们在选择产品技术的时候,没有看这个技术本身是什么,而是要看我们的市场。谁需要它?哪些客户需要它?是不是我的客户群?这样看我要开发什么?正是基于这样的前提,中兴通讯在移动3G、移动通讯终端都有准备,最早成熟是CDMA2000,现在WCDMA已经成熟了,TD-SCDMA步子相对慢一点,但是在今年年底,明年年初也就相对成熟了,今年展会上将要展出。

三种制式都准备好了,但是哪一种制式是国家的主流制式,这与国家的牌照相关。

项立刚:国家一直没有发牌照,对本国制造商有不利的影响。现在的情况是,很多国外的制造商在国外已经是有了试用,甚至有上市了,效果比较好,如果时间推的比较长,再发牌照,国外的制造商可以拿出经过三年考验的产品,对本国制造商来说,有不利的影响。对中兴来说应该没有这样的问题,因为就目前来说,中兴已经是国内少数把产品销售到国外去的、仅有的一两个企业。

曾力:因为3G系统不是简单的系统,无论是从研发能力还是其他方面的挑战都比较大。从研发方面看,中兴通讯这几年对3G的投入累计已达十亿以上,我们现在研发人员直接投入在3G研发上的有三千多人,从这样的情况来讲,我们都希望尽快地得到回报。但是,对于中兴来讲,为什么我们觉得相对压力不是那么大,有两个主要因素: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是中兴通讯目前的产品系列不仅仅是3G,还包括2G的产品、包括固的产品、包括络辅助的基础设施的产品、包括终端产品,我们的产品比较全,这样压力比较小一点,能够分担一些在3G投入方面的压力;第二,中国的3G牌照没有发放,在海外还有其他的机会,虽然说海外的收益不能把目前的研发投入全部包得住,但是至少我们的产品目前不断接受市场检验,我们的产品就能不断地得到改进。

项立刚:事实上,现在海外市场的收入已经占中兴的整个收入能到一半吗?

曾力:今年上半年,公司中报来说,目前还没有达到,但是我们觉得到今年年底,有希望达到薄皮核桃苗

联合主持人:《通信世界》总编项立刚

项立刚:也就是说,海外市场给中兴未来的发展提供了很多的机会?

曾力:对。

项立刚: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兴通讯以后将更多的把视角从本土放眼到国际,在国际市场和国外大企业竞争。

曾力:您说的准确,中兴通讯未来的发展“国际化”是第一位的。中兴通讯从国内起步,我们在20年发展中,主要的成长历程以及所得到的经验和教训都是从国内得到的。我们通过国内的积累和锻炼,甚至在国内市场同国际一流厂商的竞争,我们也学到了很多东西。现在感觉到自己有能力、也有这个实力参与全球的竞争。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兴通讯确定了国际化的战略目标。

目前来看,经过十年的努力,我们在国际市场已经站住了脚跟、有了长足的发展,去年海外销售额是16亿美金。通讯市场有一个特殊性,是技术标准主导,客户需求在全球差异并不是特别大,我们既然有这样的产品、有这样的实力、而且有这样的信心、有这样的雄心,不到国际市场运作可惜。而且,毕竟中国现在一年的通讯市场的容量在全球来讲只占10%左右,还有90%的市场有待去挖掘。

中兴的优势在于自主创新

项立刚:我们把视野放开一点,对于中国大部分产业来说,我们国内的企业有实力到国际市场去竞争的,主要分布在一些最基础的加工产业;但是,在一些高技术产业,包括像汽车工业等很多方面来说,我们的实力还是比较弱的。

中兴这样的企业确实能够到国际市场上和国际上非常顶级的企业进行竞争,它到底凭什么,为什么现在能够有这样的实力呢?

主持人黄顺芳:中兴的核心优势在哪里?

曾力:与很多同行和同事们都一起探讨过这个问题。

就此来说,最根本的一点还是自主创新能力,像中兴通讯,我们从企业设立之初,从最早的产品开始、第一个产品就是自己开发出来的,现在几乎所有的产品系列都是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在整个20年的发展过程中,公司一直保持着非常强大的研发投入,占到销售收入10%以上,这么多年以来没有动摇,而且纯研发人员的比例一直在公司占30%以上,高的时候占40%几。目前中兴通讯有26000到27000多员工,一万多人的研发队伍,如果说放到全球任何一个通讯设备制造商也都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团队,规模和实力都非常强大。在这点上,我们再次强调这样一个基本的前提,即我们有比较出色的团队,有比较优秀的产品。

另外,我们有走向国际化的优势:在我们20年的成长历程中,很好的一点是,中国的通讯市场开放比较早,我们在成长过程中一直就是面向国际一流的通讯设备制造商学习和竞争,这是利于企业成长的——因此,我们在全球其他市场碰到的还是这些厂家,并不感觉到怎么陌生。

主持人黄顺芳:中兴通讯在提升国际市场影响力方面有什么好的策略?

曾力:现在最主要做的是直销,销售机构、办事处和子公司已经遍及全球80多个国家,我给他们材料,我是谁、我能做什么、我能给他带来什么,通过沟通解决。另外,我们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让他们看中国、看中国的高科技产业、看中兴。比如这次国际通讯展,我们邀请了大批的客户到中国来看,实际来感受一下,有很多国外客户第一次到深圳看到我们公司总部以后,非常地吃惊,没有想到中国还有这样的城市,这样的城市还有这样的公司。

项立刚:我听说中兴有这样的传统,首先让客户到中国看看中国的长城,天安门,然后到浦东看看上海的浦东发展,然后到深圳看你们中兴的研发大楼,这样有强烈的冲击的感觉,是不是有这样的路线?

曾力:您说的很正确。我们现在接触的客户应该说以万为单位了,基本上我们给他们全套的服务,不仅仅跟中国的经济贸易关系比较弱的一些国家,甚至很多跟中国的经济贸易关系较好的国家,包括民间交往很多的国家,对中国的认识都不全面,很多国外客户对中国现在某些局部区域的发展速度、发展规模、发展水平都想不到,他们更想不到中国的高科技产业能做到什么程度。我觉得最近一系列的事件,像神舟五号和神舟六号上天,都在转变他们的观念。在通讯这个行业,我们现在走出国门、走向全球,包括我们已经进入的国家,还有没有进入的国家,要让客户有认知度,我们有。

主持人黄顺芳:中兴通讯走进国际市场能不能总结一些经验,给国内的相关的企业提供一些借鉴。

曾力:不同企业、不同行业,有不同的规律和不同的特征,作为中兴通讯来讲,主要基于自己的行业和自己的企业。感觉到如果要走出国门的话,有这么几点,是自己总结出来的。一方面,要有中长期的打算,到底一步步是怎么走的,到底出去要做什么,怎么样发挥自己的优势,克服自己的弱势,要规划好。再一方面,要充分看好国际市场,我们眼睛向内的时候,中国有十几亿人口这么庞大的市场,但是放眼全球,中国的市场仅仅是一个局部,有可能感觉到到处都是机会,但是这个机会你能不能抓得住,是不是你的机会,这个时候还要冷静地分析,这对企业的投入有好处,在市场的拓展过程还是要有所考虑的。第三,中国的文化包容性还是很强的,我们有几千年的文化背景,但是走出去以后,还会看到有很多的文化跟咱们有巨大的差异性,尤其像我们这个行业,走出去必然会遇到文化问题,不能指望我每一个地方的工程、售后服务全部都是中国派工程师出去,我们需要大量的本地人员,这些本地人员的管理,文化融合都需要管理。现在的文化教育水平已经越来越好了:在中兴,五六年以前,我们要找到英语比较好的人还是有一定的难度,但是现在明显感觉到,比较优秀的高校的毕业生经过很短的集中训练,可以用英语作为工作语言了,可以出去工作了;但是,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仍然有一些国际上的客户跟我们提出来,我们的语言仍然有差距。——这里面有文化融合的问题,必须考虑。

3G市场是个大机会中兴有信心做得比2G好

主持人黄顺芳:刚才谈的是国外市场的内容,现在回到本土市场,现在大家都在等待3G牌照赶快发放,市场赶快启动,国内市场对中兴通讯而言是什么样的机会,您对国内市场是一个什么样的评价?

曾力:应该说国内的3G市场对国内厂商来说是一个比较巨大的机会。

就中兴通讯而言,2G的移动通讯建设我们是比较滞后的,举个简单的例子,中国移动是2G市场上投入最大的运营商,但是我们的GSM主设备所占的份额是约5%,而中国移动每年的投资额至少是几百亿。客观得说,这种原因的造成是中国移动在建设的时候,尤其在比较早的阶段国内产品技术不成熟,我们的产品还没有;等到我们产品有了,我们成熟的时候,中国移动整个建设格局已经定型了。这样客观地造成了我们没有太多的机会;但是3G不一样,3G在没有发放牌照的时候,应该说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而且无论是信息产业部组织的测试还是外场的测试,从各种情况看,包括商业应用来看,我们并不落后。

项立刚:甚至处在比较优势的地位。

曾力:甚至在优势的地方我们还有比较优势。这样,我们相信在3G的络建设上,至少从市场份额来讲,我们有信心要比2G好。

项立刚:而且有核心,和其他基站衔接的时候会做得更好。

曾力:对,这里面还有很多市场运作的技巧问题。

主持人黄顺芳:TD我们的支持力度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关于TD有的说是混合组,有的说是单独组,中兴对TD的发展前景到底是什么样的看法?

曾力:客观地说,作为一个企业从自身利益角度出发,我们有我们的愿望。但是我们也非常清楚地认识到关于3G牌照的问题,关于3G的建设方式的问题,恐怕我们厂商是属于等待和观望的角色,甚至我相信绝大部分的参与单位也都是在等待和观望。对于我们来讲,更多的是需要有良好的准备和应变的能力。哪一种组方式更好,牌照怎样发放更好,这个对我们厂商来讲没有发言权。

项立刚:如果今年内我们国家已经发放了3G牌照,你们在多长时间内,可以给运营商提供设备,不管是哪一种支持,是CDMA2000,还是TD-SCDMA,还是WCDMA,多长时间可以提供SSD硬盘回收

曾力: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方面,假设没有备货的阶段,就是事先都已经准备好了,真正的合同一签、发货、络建设,这个对不同的规模有所不同,如果只在局部市场或者重点的城市来建设的话,可能建设时间不会太长,几个月或者半年的时间就差不多了;另一方面,假设前期准备不好,牌照时间不明朗,不敢大规模采购外部的设备。如果现在发放牌照的话,现在CDMA2000和WCDMA建设的速度快一点,TD-SCDMA相对可能稍微慢一点。

项立刚:关于络平台的建设,不仅要把络的技术做好,在很大程度上是技术层面上做业务开拓和业务管理,在这方面来说,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的。而且这块在我们的运营商,最早的时候和制造商这方面的东西做的比较少,我们提供的络,这个络他们自己去管理,跟我们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要把络管理起来了,到3G以后,这个络会成为更加复杂的络,而且有大量的业务,在这个方面,我们制造商是不是也做了准备,包括中兴有没有在这方面进行更进一步的开拓?

曾力:大家说的比较多的一个词是转型,主要还是从运营商角度提出来的,对于我们设备制造商来讲同样面临这个问题。在业务研究这块,应该说中国的移动运营商做的比较早,而且做的比较出色,最近这几年固运营商也研究这个问题,在整个过程中设备制造商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因为随着业务模式的设计,你所能实现的功能,所能具备的一些条件,必须要符合运营商的需求,同时有很多需求也不仅仅是运营商单独能提出来的。我们在这个行业作为设备的制造商,通过技术能够实现哪些东西有我们自己的理解。这些年以来我们日益加强跟运营商一起共同研究最终端的消费者。以往的确像项主编您所说的,以前我们主要卖设备给运营商,设备卖完了,把维修、服务这些做好;现在更多的要看我“客户的客户需要”的是什么。怎么样为运营商来协助他一起设计更好的运营方式,这是对我们研发的挑战,不仅仅是单一系统的,软件,业务能力的提供都提出来了。我们专门有队伍来研究运营商的客户,实际上就是我们这些老百姓了。

项立刚:我们通讯设备会从主要做硬件开发,可能变成一个软件为主的,硬件的生产这些东西可能会非常地少。

主持人黄顺芳:软硬结合。

项立刚:从开发的比例来说,可能做软件开发的人会更多。

曾力:从这几年行业技术演变趋势来看,的确软件的比重越来越高。

中兴的最大优势是与运营商捆绑

项立刚:我很关心终端的问题,不管怎么说,老百姓拿到手里的不是络、是终端。

这些终端也在影响着整个产业发展,比如我们生产TD-SCDMA的时候,有人说,很大程度上TD的络设备没有多大的问题,都是说终端。而且从市场格局上面来说,有一个初步的估算,比方说去年,我们国家生产2.3亿的,如果一千块钱一个,整体也非常大、关乎市场格局变化。中兴这样的企业很早就开始介入终端市场了,但是长期以来有这么一点感觉,从市场宣传这些角度来说,老百姓、普通人对中兴的感觉不如像波导、TCL这些企业。从另外一方面,中兴有自己的销售渠道办法,特别是运营商渠道出货量也是比较大的。中兴在终端市场的特点是什么?

曾力:中兴通讯的终端,您看的很公正,也很客观。

我们出货量的确不小,比如去年的出货量累计超过一千万部,这是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的统计。但是的确中兴通讯的终端有自己的特点:作为设备制造商,自己有很大的优势是我们和运营商捆绑起来,我们对运营商很了解,实际上我们大部分的产品保温一体板
,像小灵通的终端,像CDMA的终端,目前有一部分的GSM的终端,实际上都是直接卖给运营商的,而没有进入卖场或者渠道。我们的终端在海外已经进入16个国家,大部分是通过运营商捆绑销售。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配合运营商一起做了很多相关工作。这相对于主要依靠渠道销售,主要依靠卖场销售的,的确有一定的差别,这也是我们自己的特性。

当然,作为最终消费者来讲,都希望自己拿到的终端是性能又好,品牌又好的终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做了一些品牌建设的工作:比方说我们请国际明星李连杰代言,在高端的媒体,像凤凰中文台等,都做了很多的广告。我们通过渠道销售的GSM在整个终端比例占的比较小,所以可能给您这样的印象是在市场宣传上没有那么热闹。

项立刚:这种销售情况,会不会在3G的时候你们会更加主动?从我们了解的情况,3G我们更相信运营商更容易把这些业务,把这些东西捆绑起来,这样定制成为3G很重要的领域。

曾力:中兴通讯会抓住这个机会。除了我们对于整个通讯了解以外,还是我们对运营商的了解。虽然我们的出货量在国内厂商不排在前位,但是我们的研发能力数一数二,现在国内专利有三分之一是中兴通讯的。

项立刚:有一个情况,我不是很了解的。首先,在业务开发层面上2G业务开发层面还是比较少的,大部分我们做的只要把的技术授权这些东西做的比较好,这就是技术完成了,在2G上都是把别人的解决方案拿过来,就可以解决问题。到了3G问题会更加复杂。第二,我会觉得有很多业务开发起来会嵌入到,这又涉及到运营商定制一些,我不知道中兴通讯对业务开发方面有没有组织一个队伍。

曾力:这个是有的,定制开发主要是在标准配置之外,对于不同的运营商,可能自己设置一些比较个性化的业务,这需要比较强大的定制能力。从前年开始,我们就已经有过定制的成功案例,比如我们跟联通完全是定制,实现了很多功能。通过这两年的积累,我们积累的知识更多,而且也在这里看到了机遇。

主持人黄顺芳:娱乐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是运营商比较看好的?

曾力:大的方面来讲,我们能够实现多媒体和宽带数据业务。当然娱乐会带来比较大的市场,同时也能使3G的应用快速得到普及。比方说有些业务,就像最开始,几乎所有的人没有想到我们的短信能够有这样大的市场,对于未来真正的主流业务是什么,具体什么业务最好,真正地能成为最受大家欢迎的业务,还真的需要市场来检验。而且有些现在还没有浮现在大家的脑海里,也许有很多是由最终的消费者创造出来的,这方面需要深入的研究和广泛的探讨。

项立刚:除了移动运营商,这块也是很重要的一块,中兴通讯对下一代的络也是很关注的,这次也花了很多工夫,把这块做大。

曾力:刚才谈到NG-DSLAM,从转型来讲,有几方面的考虑,首先,现在固和移动的融合有新的课题,也带来新的应用,在业务应用层面出现了新的情况。第二,业务问题,怎么从买卖关系转成共同应用,共同面对消费者,帮助运营商在激烈的竞争中得到发展。最终达成这样的效果,就是说,对终端消费者来讲,拿到3G终端的时候,他们只需关注的是业务功能,就令人满意了。

主持人黄顺芳:在固和移动融合的过程中,你觉得把它很好地融合起来,可能在技术方面,有一些难点,你觉得最需要解决的是哪些问题?

曾力:现在从产品技术上,不能说某一个点成为瓶颈,而是在发展过程中,需要不断地尝试,到底用哪一种方式比较好。固和移动的融合,现在主要的趋势不是移动往固靠,而是固往移动靠,就是现在说的固移动化的问题。现在大家在讨论也在尝试,哪些东西可以移动起来,哪些东西用什么样的移动方式,在哪里可以实现,目前来讲潜在问题应该主要在应用层面。

3G建设是有周期的小灵通与之并存

主持人黄顺芳:我们访谈过程中,在沈阳也有朋友在关注我们的此次访谈,是沈阳电台资讯台的朋友,你们这边有什么问题,需要问曾总吗?

沈阳电台:曾总您好,我是沈阳电台资讯台主持人笑天,将对这次通讯展进行特别报道。

首先的问题是,您是做市场的,我想特别了解一下,您怎么看东北的市场在中兴通讯的发展情况呢?

曾力:如果从国内来讲,东北市场是中兴通讯非常重要的战略市场。尤其是东北作为国家的老工业基地,无论是从消费者的消费能力,还有消费素质各个方面来看,东北在很多方面在全国的通讯消费市场里,都还是有一定的地位,同时带有一定的代表性。中兴通讯在东北市场的每一个省,都投入了本地的销售队伍和售后的支持队伍。

沈阳电台:刚才听到销售的终端基本是一个捆绑的销售,不知道在沈阳包括东北的终端销售是否有自己的卖场或者其他的销售平台?

曾力:都有。尤其在沈阳的通,沈阳的联通,都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客户,我们在那里的确卖了不少。非常感谢沈阳的消费者。

沈阳电台:2006年3G牌照可能即将发放,不知道3G牌照一旦发放下来之后,我们会在东北市场有哪些重要的举措或者市场行为?

曾力:目前我们在东北市场做了一些3G的准备工作,比如像实验络,在东北也做了一些,当然如果真正到牌照发放的时候,最后在运营商对设备供应厂商的选择上还有一系列的程序,我们希望中兴通讯能够在东北市场上为更多的东北用户提供服务,同时也希望自己能表现的好一点。

沈阳电台:曾总,我们听到您也讲到咱们中兴的技术迎接3G有一点绰绰有余的感觉,您很有信心,我们知道3G的牌照在国内发放量非常小。这个问题也比较敏感,如果我们得不到发放的牌照,我们应该怎么办?

项立刚:这个问题我帮曾总回答一下,3G牌照主要发给运营商,不需要发给制造商,制造商生产设备卖给运营商就可以了。在东北有这样几个运营商,一个是移动,我想它肯定会拿到3G牌照,第二是联通,我想不管什么时间,它也应该拿到3G牌照,还有两个运营商,在东北主要是通是占主导地位的,他们也应该能拿到3G牌照,现在有一部分中国电信在东北有一部分市场的开拓,他们也会有一定的空间,总而言之,在一个地区会出现三家主导运营商,也会有中国电信或者在南方会有通的运营商开展了3G业务,牌照是发给运营商而不是发给制造商。

沈阳电台:中兴的终端产品和运营商捆绑在一起的时候,很有利于中兴开发3G市场是这样吗?

曾力:是这样的。

主持人黄顺芳:中兴有全套的系统和设备,三种制式全都有,不管CDMA2000还是WCDMA还是TD-SCDMA全都有。

沈阳电台:我很想知道中兴会跟哪一家合作,如果这三家都拿到牌照之后?

曾力:任何一家我们都必须要积极跟他们合作,因为对于现在可能出现的3G的牌照和3G的技术标准来讲,中兴通讯都已经有了准备,而且能够提供全套的设备包括终端。在这种前提下,任何一个厂家拿到任何一个标准的3G牌照,中兴通讯都会努力成为主力设备供应商。

项立刚:现在中兴通讯和所有的运营商有比较好的合作关系。

沈阳电台:很多老百姓也会问涉及他们自己个人的问题,中兴给大家更多的印象是小灵通,但是现在中兴也开始推广了。我想问曾总,您怎么看小灵通在未来的发展,到底未来小灵通它的生存可能性会多大?

曾力:小灵通的出现无论对中国电信、中国通、还是对广大的消费者来讲,在这两年是中国通讯市场是一个大事,而且的的确确为中国通讯市场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在这方面中兴做出了贡献,在主流我们是供应商。在3G到来之后,小灵通有多大的生存空间,我们是这样看的,3G建设是有周期的,不是说今天发了牌照,明天全国都是3G了,必然有一个建设过程,在这个建设过程当中,还需要包括小灵通在内的通讯方式并存。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即便是3G比较成熟了,覆盖也比较好了,那么毕竟3G的消费特点和它的消费水平是属于偏中高端的用户,小灵通的定位客观来讲是低端消费者,这样的话,同样还需要一个并存的情况。目前对于我们中兴通讯来讲的主要挑战在于,因为3G的到来提出很多新的业务,提出很多新的发展方向,在小灵通目前的络技术上能够实现多少,能够得到什么样的借鉴,甚至怎么样使咱们的运营商在投资过程中,更加有效率,而且以往的投资怎么发挥更大的效应。在这些方面,中兴通讯这几年在持续不断进行研究。

项立刚:举例而言,3G是汽车,小灵通就是自行车,汽车有汽车的用户,自行车有自行车的用户,不会说汽车出现了,自行车就完全消亡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大家都能用上汽车的话,可能骑自行车的用户会变得比较小,看国外,骑自行车只是一些爱好者,平常的交通工具不再用自行车了。我想我们的小灵通有这样的演变过程,虽然这个比例不是完全贴切,但是也很有道理。

沈阳电台:谢谢曾总和项老师的回答。

主持人黄顺芳:感谢沈阳电台的关注。在节目快结束的时候,请曾总说一下对这次通讯展有什么样的期望值?

曾力:个人感觉,今年的北京通讯展对即将实现的技术应用是重大的检验,我相信主流的设备制造商都已经把自己准备好的设备带过来了。从这两年的情况来看今年的通讯展,我个人认为是规模空前的,而且意义也是非常重大,因为我们有很多东西已经不仅仅停留在讨论的阶段,的的确确拿出来真真正正的东西来,而且目前几个主流的未来技术应用的方向越来越清晰,在这次通讯展上都将有展示。

主持人黄顺芳:通过此次通讯展,作为中兴通讯希望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曾力:对于每次通讯展都参加的一个厂商来讲,我们希望我们所拿出来的东西能够让我们的客户真真切切地有直观的感受,同时也希望能够通过参加通讯展跟同行,跟我们的客户,能多一些交流和沟通,因为毕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同时我们也可以得到许多有价值的信息。

主持人黄顺芳:最后请曾总和项老师对搜狐的友说几句祝福的话,或者对刚才的访谈做一下总结。

曾力:搜狐的友大家好,实际上我是搜狐的友之一,尤其我觉得搜狐的IT频道做的非常出色,其中大量的资讯,包括中兴通讯,也是中兴通讯展示的舞台,在这里我希望和所有的友在一起,能够共同使搜狐越来越好。

项立刚:我们这次通讯展是3G的前演,可以说是打场战争最前期的准备,通过这样的通讯展可以感受到未来通讯发展的格局。同时,通过这样的展会也可以认识更多的企业,也是更多的企业展示自己的一次机会,我也希望通过这样的展会让我们这个行业对我们的未来,对我们的技术,对我们将来的发展有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让我们一起为这个行业的发展出力,作为我们行业媒体,我一直关注这个行业的发展,也希望我们广大的友能够和我有更多的交流,把自己的想法提供给我们,让我们一起为这个行业的发展贡献一己之力。

主持人黄顺芳:谢谢,今天的访谈到此结束。谢谢各位友的关注。

相关推荐